当前位置:仙鹤书院>游戏竞技>朕竟成了万人嫌联姻工具人[娱乐圈]> 第 67 章 万人嫌第六十七天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67 章 万人嫌第六十七天(1 / 3)

万人嫌第六十七天

燕将池的话犹如一个开端信号,紧随着牧家那片地皮的问题冒出后没多久,牧家再度陷入了风波中

向部门行贿加快审批流程、建筑偷工减料、名下办公大楼消防隐患责令整改

一时间,有眼睛的人都知道,牧家惹到了不该惹的人。

谁也不敢这时候向牧家伸出援手,唯恐得罪了那个针对牧家的背后黑手。

而更多的,不是明哲保身,就是眼盯着牧家逐渐被迫丢出地盘的商圈资源,犹如豺狼一样,一哄而上地分抢完毕。

牧向东和牧雨恬为这些麻烦焦头烂额,牧雨希见家中遇到这样的麻烦,也顾不上之前还在生气的事,回家想帮牧家度过这道难关。

在她看来,这是牧家经营不善、粗心大意、以及商人大都会钻的漏洞问题,她所学的教材中就有不乏这样的案例。

但是没等牧雨希插手更多,牧家再度爆出了一条惊天丑闻

牧家经营场所被查出涉嫌违规药品交易,一时间接连关停休整,而与牧家合作甚密的宋、周两家也接连爆出相同的整改问题。

牧雨希得到消息后愣了半晌,她虽然被家里宠得有些理想主义,但不意味着她愚蠢,她很快联想到先前在那场派对上,宋柏和周延拿出的那些针筒,还有她提到自己父亲时,对方那样怪异的眼神和不屑的安静。

原来她父亲早就参与其中了。

宋、周两家为了争取最大限度的减刑惩罚,不约而同地指认了牧家与牧向东的主导行为,这一狗咬狗的指认,则彻彻底底地让牧家掉进了深渊里。

牧向东被带走的时候,整个人都仿佛疯癫了一样,嘴里不断地大叫“是有人害我是燕家那个设了圈套,都是燕将池”

牧雨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试图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。

要是放在之前,她还会真的以为是燕将池故意把东西丢在牧家经营的几处场所里,但是现在她完全清醒地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她父亲咎由自取

私下交易的上家下家全都供认不讳、交易被抓的现行,最最关键又无可替代的证据则是她父亲的暗钱账本。

或许这些有燕将池的推波助澜,但是她父亲的的确确做了这一切,而她被送出国外读法学法,又怎么能明知这一切的背后,再去为她的父亲开脱

牧雨希不顾家里人的谩骂和不理解,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。

牧家产业该关的关,该停下整顿的整顿,几乎是短短不到一个月间,产业就缩水了三分之二,而剩下的,则无力继续经营下去填补漏洞,最终提交了破产申请。

而这些,澈穆桓都看在眼里。

燕将池一字未提,他便索性当作不闻不知晓,待在剧组里,闭关似的拍戏,那些想要找澈穆桓采访的记者都被贺尔豪拦截了下来,根本没法接近澈穆桓。

直到厉年录杀青。

杀青记者会避无可

避。

“你要参加杀青记者会么要是不想参加我也理解。”翟元在杀青记者会的前一天询问澈穆桓。

澈穆桓笑笑,他被创造了一个安静的、不受干扰的、近乎真空的剧组工作环境,他欣然接受这一点,是因为他的确不想拍摄的状态被这些不相干的事情打扰,但现在,一切拍摄工作完毕,那他便该回到真实世界里来了。

他不是溺于保护中的温室花骨朵,而这点,燕将池比谁都更加清楚。

“当然要参加,配合宣传,这也是我的工作之一,不是么”澈穆桓答道。

他看向翟元,弯起嘴角“记者会而已,不会吃了我的,放心。”

翟元摇摇头“那是你没见过这些记者能做到什么地步。”

他顿了顿,像是在思考,他要说的话会不会吓到眼前的年轻人。

但过了几秒,他仍旧选择提醒警戒对方。

“笔杆子和键盘就是他们的刀枪,他们才是杀人不见血呢,人人一张嘴,活的都能说成死的。”翟元扯了扯嘴角,都说导演的镜头是最好的传递情绪和价值观的工具,但在当下的时代,导演的镜头是伴随着巨大的沉默成本和风险的工具,轻而易举地就能被最廉价的键盘和纸笔摧毁。

澈穆桓谢了翟元的好意,却说道“你说的没错,那么我就更不能理所当然地躲在后头了。”

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口诛笔伐的力道了,上一世他的所作所为更是在常人百姓眼中的谋逆,一人一口唾沫都足以将他淹死,但他没有,他活下来了。

没有把他杀死的东西令他更强大。

翟元看向澈穆桓,他就知道对方主意已定。

杀青记者会准时开始。

所有的主创幕后和演员全都出席了,翟元坐在最左边,然后是制片人、编剧澈穆桓和胡枫则被安排在长桌的最中间位置。

胡枫见到澈穆桓出现在后台的时候有些惊讶,他以为按燕将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