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仙鹤书院>女生耽美>疯人院> 第 142 章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142 章(1 / 6)

宁源生下意识伸手,虽然还有些不确定,但他想要对长发青年说什么,不过还是长发青年对蓝的回应比他的动作更快。

本来有些平息的震动再一次降临,蓝侧前方那边朝外的大楼墙壁一下碎裂脱落了一大块,支撑着楼的白丝与楼外的夜色一同从这个破洞印入所有人的视线里。

陈一七抬起头,他脚下突然绿意盎然,青草与芬芳花朵在眨眼之间蔓延开来,只是避开了宁源生所在的地方。

明明是生机勃勃的画面,但是却让除宁源生以外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险。

没有攻势,只是

温热的液体突然从鼻腔口腔耳朵里溢出,蓝抬手摸到了一抹红色,同时他飞快感觉到自己留在这具身躯上的病症同样也在流逝。

连同最后一点生机一起。

“你们,离开。”

想要做的事再一次被打乱,蓝紧紧盯着被草木花朵簇拥着的温和青年,但是话却是对另外三人说的。

因为不是被最针对的,双生子和古朗还没明显的感觉,但是状态也有些不稳当了。

三人听着便没有迟疑,原本的试探计划直接转变成了撤退,长发的秋抓着古朗奔向刚刚出现的裂口,短发的春比秋更快一步他要处理那些挡在前方的白丝。

陈一七抬起手,这个病症发动后,他那头柔顺黑发从发尾开始在逐渐变白,动作也稍微有些迟缓,只是那些白丝仍旧抓住了秋。

大楼在寸寸倒塌,因为原本支撑的白丝在往这边聚集。

“不要离开我身边。”宁源生听到了陈一七声音轻飘飘的声音。

他看过去陈一七像是被脚下花草禁锢了一样,他下半身一动没动。

宁源生又低头,他看见自己胸膛的沙漏不知何时恢复成了正常的模样,安静祥和,即使他现在手脚已经能够勉强动弹,但本能却告诉了他他非常安全,不用离开。

于是宁源生便没有离开陈一七身边。

另一边一缕白丝抓住了秋的手臂,然后贪婪的不断缠绕包裹上去,它想要吃掉他。

蓝没有去管。先不提别的,如果陈一七注意力大部分在他身上的情况下,那三个家伙还逃不出去,他也会先杀了他们。

幼小孩童的身躯不可控的瘫坐了下来,蓝看着陈一七在一点点白去的头发“直接剥夺生命力”

而且他还不能主动脱离这个躯壳了,只能把他赋予这具身体的那点力量和生机都用完。

“我需要付出代价,但我觉得是值得的。”陈一七仍旧伸着手,他站在花木里,与草木的气息融洽后,那原本温和的气质和五官都变得淡漠了起来,这么伸出手,就好像是从天上降临来拯救他的神明。

“毕竟你知道,我也是不死的。”

所以绝大多数的代价,陈一七都支付得起。

蓝忍不住笑出声,他看向了离夺取他人生命力的恶魔那么近的漆黑乌鸦“没关系吗

他知道了哦。”

斑斑血迹在地面溅开,不断碎裂的大楼掩盖了很多声音,大概不出五分钟,这栋楼就要整个倒塌了。

“有时候我会疑惑。”藤蔓拽住蓝的手,将奄奄一息的人拖向陈一七伸出的手“你好像很执着看到我痛苦崩溃。”

“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,我其实压根没有绝望这个情感,负面情绪再怎么累积,我也不会绝望你又想怎么对付我”

“那我会对你很失望的。”蓝眼眶也溢了血,所以他眼前能看到的一切都覆上了一层朦胧红色,他仔细看着陈一七,然后无比失望的发现,陈一七说的是实话。

手抚上蓝细弱的脖颈,然后收力,指甲盖大小的花朵从手指缝隙里绽放,陈一七右眼有一点点花枝刺破,像是藤蔓一样往陈一七脸上爬行。

陈一七毫不犹豫的夺走了蓝这具身体上的那点病症,同时秋与春带着古朗浑身血淋淋的脱离了白丝,然后从倒塌的大楼边缘坠了下去。

白丝没有去追,而是飞速扩大,罩在了整个大楼之外,没让破裂的碎石四处飞散。

而陈一七也收起了看起来生机勃勃的病症,然后绿色黏糊的液体又从他身上融化似的褪下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圈把陈一七和宁源生两人围了起来。

陈一七席地坐下,他抬头看着残垣断壁不断落下,隔着绿色物质把两人埋葬了起来。

宁源生同样没有慌张,夜光在楼坍塌的那瞬间无比明亮,只是此刻随着他们被一点点埋葬,那些光又消失了。

“一七前辈”

“我是陈行。”陈一七转过头看向宁源生“之后无论发生任何事都叫我这个名字吧。”

“陈行。”宁源生干脆的改口“你在想什么”

陈一七似乎是愣了一下“是这个问题”

他有些惊讶,却比刚刚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给人的感觉舒服了很多。

宁源生想了下“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